夏玉蘭現在只想快點治好女兒的病。重慶晨報記者 胡傑儒 攝
短信發來銀行賬號。
  真相大白楊先生只是捐款人的代表那20萬都是捐給夏玉蘭的
  真相大白

  楊先生只是捐款人的代表

  那20萬都是捐給夏玉蘭的
  為了這20萬,夏玉蘭心力交瘁。
    重慶晨報記者 胡傑儒 攝
  楊先生為什麼要夏玉蘭重新辦卡?

  為什麼捐2萬卻到賬20萬?

  楊先生為什麼想拿走夏玉蘭的卡?

  楊先生到底是什麼人?和捐款人是什麼關係?
  昨天10點,面對各家媒體的的長槍短炮,夏玉蘭漲紅了臉,不斷接聽電話,她的丈夫程正玉坐在旁邊,一臉陰郁。兩天來,各種非議讓夏玉蘭擔心自己再難堅持,這時,事情竟發生了180度的大轉機。
  受捐人夏玉蘭:我真的不曉得該啷個辦
  “他們為啥子都不看清楚我的解釋?為啥子都不理解我?我真的不曉得該啷個辦。”
  報道一見報,夏玉蘭就陷入了輿論漩渦。截至昨天下午5點,僅在大渝網,關於“燙手18萬”的評論就有2100條。8成網友們站在楊先生一邊,對於夏玉蘭的謹慎並不認可,甚至有人說她“人窮志短”。但也有網友認為存在詐騙和洗錢的風險,夏玉蘭謹慎點也好。
  7日上午,夏玉蘭接到哥哥打來的電話,哥哥說事情鬧得這麼大,讓家裡人的臉往哪裡擱?夏玉蘭打開手機上網,發現網上罵聲一片,不少媒體也打來電話要求採訪,“之前捐助過我的人,也發短信來怪我。”
  “他們為啥子都不看清楚我的解釋?為啥子都不理解我?我真的不曉得該啷個辦。”夏玉蘭被密集的“轟炸”壓得喘不過氣來,“我不想鬧恁個大。不想他們採訪,他們就說我是不是對這18萬動了歪念頭。”
  程正玉說:“我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這18萬,甚至楊先生捐的那2萬,也打算退。”程正玉從閬中帶來了木匠工具,本打算攬一些裝修的木匠活。看到妻子幾近崩潰,他也無心外出攬活,夫妻倆除了規定的時間去重症監護室看看女兒,其他時間全都待在出租房裡,不再接聽陌生號碼的電話。
  捐款人毛先生:20萬全部用於救她女兒
  毛先生在看到夏玉蘭的報道後,讓楊先生趕赴重慶核實夏玉蘭的情況是否屬實,需要多少錢治療。楊先生趕到後,並未按要求核實相關信息,而是直接反饋需要20萬元。
  7日下午5點,幫夏玉蘭處理其子醫療糾紛的律師李銳通過之前轉賬的賬號,查到了捐款人是名為“毛夕銘”的慈善家。
  毛先生是遼寧沈陽弘韻針織廠的負責人,常年從事慈善事業,曾在2005年入選《十大慈善人物候選人名單》。媒體報道稱,他從2002年起長期資助100名貧困學生,還多次向希望工程捐贈。
  下午6點,李銳查到了毛先生公司的電話,並與一位工作人員取得聯繫,告之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  2個小時後,楊先生給李銳打來電話,願意提供捐贈者的賬戶信息,請夏玉蘭將所有捐款20萬打回原來的賬戶。而之前被拿走的2萬元,楊先生表示會先轉到夏玉蘭卡上。
  “我同意了。”由於承受了太大的壓力,夏玉蘭只想儘快解決此事。但李銳認為事情有些蹊蹺:“他為啥子不把那2萬直接打進原卡,非要轉給夏玉蘭後再轉呢?”
  基於這樣的疑問,李銳希望夏玉蘭能直接跟捐款人毛先生通話,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  晚上10點,夏玉蘭終於跟毛先生取得了聯繫。從毛先生處,夏玉蘭確認了這20萬元確實是毛先生轉的款,而且全部是用於救治夏玉蘭女兒的。“毛大哥,你曉不得我為這筆錢受了好多苦,他們都說我想貪這筆錢。”夏玉蘭對著電話泣不成聲。
  毛先生向夏玉蘭解釋,楊先生是他公司的一名員工,因為毛先生做慈善一向很低調,因此很多時候都讓年輕的楊先生做代表。
  5月2日,毛先生在看到夏玉蘭的報道後,讓楊先生趕赴重慶核實夏玉蘭的情況是否屬實,需要多少錢治療。楊先生趕到後,並未按要求核實相關信息,而是直接反饋需要20萬元。毛先生深信不疑,讓人給夏玉蘭新辦的卡上打款20萬。目前,這筆錢有18萬在夏玉蘭手中,有2萬在楊先生手中。毛先生會讓其在8日打給夏玉蘭。
  聽完毛先生的解釋,夏玉蘭有了撥雲見日的感覺:“我跟毛大哥說,這筆錢如果我女兒用不完,一定會捐出去,把毛大哥的愛心傳遞下去。”
  當事人楊先生:承認捐款數額 不再插手
  她從毛先生那裡得到的信息是,卡上到賬20萬後,楊先生心生邪念,現在東窗事發,他已經在毛先生面前進行了懺悔。
  昨天上午,記者再次撥通楊先生電話。楊先生承認這20萬元都是捐給夏玉蘭的,而且毛先生已經知道此事,他不會再插手。對於當初為何要取回18萬,楊先生不願多說,但表示會將帶走的2萬元打給夏玉蘭。
  毛先生公司的工作人員也證實,毛先生捐款20萬給夏玉蘭,但他們表示對楊先生並不熟悉,不太好就此事作出評價。
  夏玉蘭稱,她從毛先生那裡得到的信息是,卡上到賬20萬後,楊先生心生邪念,現在東窗事發,他已經在毛先生面前進行了懺悔。
  昨天上午,李銳律師給晨報記者發來的一份聲明稱,夏玉蘭女士不會指責任何曾經謾罵過她的網友,她表示網友的指責只是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對愛心人士的維護,其實這些人本質上也都是好心人。聲明鄭重警告,在聲明發出後,若仍有公眾通過發送短信、撥打電話或發佈、轉載不實信息的方式辱罵、詆毀、中傷夏玉蘭女士,他將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。
  律師說法>

  楊先生涉嫌詐騙
  重慶學苑律師事務所夏天律師表示:根據報道的情況,楊先生已涉嫌構成詐騙罪。
  報道中,當毛先生通過銀行匯款20萬元到夏玉蘭賬戶中時,這筆財物所有權已經轉移給夏玉蘭,而楊先生通過之前和之後的虛構事實、隱瞞真相的行為,欲騙取其中的18萬元,並且已經成功騙得夏玉蘭交給了他2萬元。上述行為已涉嫌構成詐騙罪,其中楊先生已到手的2萬元為詐騙既遂,未詐騙到的16萬元為詐騙未遂。對於犯罪未遂的部分,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。
  夏律師同時指出,楊先生此刻再到毛先生面前懺悔,首先是對象錯了,另外也已經遲了。本起事件中,當20萬元匯款到夏玉蘭賬戶時,財產所有權已經發生轉移,所以真正的詐騙受害人系夏玉蘭,而非毛先生;其次,刑事犯罪系由國家司法機關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責任,僅僅向被害人懺悔期望被害人不追究自身責任,並不能逃脫法律的製裁。
  最後,夏律師表示,本來是非常弘揚正能量的一件善舉,因為楊先生一時貪婪而變了味,造成被捐助人被廣大網友誤會的同時,使得楊先生自己也面臨法律的製裁,實在是非常遺憾。
  記者手記>

  回到正確的軌道
  有網友在之前的新聞評論中這樣寫道:當所有人都在討論這個事情中當事雙方的是與非的時候,有多少人想到過那個還在襁褓中的女嬰?她不滿3個月,她還沒來得及好好看看保育箱外的這個世界,還不知道母親為了救自己,受了多大的委屈,流了多少眼淚。她才是大家應該關註和救助的焦點。為什麼我們不能多一份寬容、多一份愛心去看待這個事情呢?
  在閬中老家,夏玉蘭患有EB病毒淋巴結腫大的大兒子,還在堅持吃藥治療;在南充川北醫學院附屬醫院,一場醫療糾紛還等著他們去處理;在重慶兒童醫院,他們不滿3個月的女兒正在脫離危險期……對夏玉蘭夫婦來說,這些事已經讓他們心力交瘁,實在無力再去關心這些以外的事情。如今,一切總算是回到了正確的軌道上,事情也朝更好的方向發展,希望孩子儘快好起來,大家都好起來。
  重慶晨報深度報道記者 肖慶華
  事件回放>
  2014年2月,夏玉蘭產下龍鳳胎,但兒子夭折,女兒身患重病。
  2014年4月,媒體報道了夏玉蘭救女兒的故事。
  5月2日,楊先生致電夏玉蘭,表示願意捐款2萬元,但說會到賬20萬,讓夏玉蘭取18萬給他。在ATM機上取出2萬元後,夏玉蘭將錢交給楊先生,約定第二天取剩下的錢。楊先生建議2萬元先給夏玉蘭,讓夏玉蘭把卡給他,夏玉蘭拒絕。
  5月3日,夏玉蘭決定暫不歸還卡上的18萬,在與楊先生商議後,將卡凍結。
  5月6日,楊先生與夏玉蘭的律師李銳達成共識,夏玉蘭將卡上的16萬元打回捐款賬號。
  5月7日,夏玉蘭聯繫上捐款人毛先生,毛先生稱20萬都是捐給夏玉蘭女兒的,楊先生是他的代表。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
歐洲傢俱

hn25hnrlr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